来自 科技 2019-09-27 04:41 的文章

一手抓政策导向 一手抓数字科技 农行浙江省分行

  的观念在改变,对企业的定义方式变化了,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提升了很多。”谈及这两年融资环境的变化,杭州经纬信息董事长叶肖华感受深刻。

  经纬信息是杭州未来科技城一家科技企业,主营业务为三维地理信息系统底层应用和电力一体化综合服务,是一家典型的轻资产企业。在过去的信贷投放逻辑中,由于缺乏可抵押物,类似经纬信息这样的企业并不是受欢迎的对象。

  “2016年之前,我们的信贷投放以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贷款为主,包括开发贷、政府园区基础设施贷款项目,小微当时没几家。”主要服务于杭州未来科技城区域的农行杭州西溪支行行长包国宏坦承。

  不过,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的逐步深化,以及政策对于支持民营、小微企业的持续引导,融资环境正在发生改变。

  “现在支持的科技型企业有100多家。”包国宏表示。目前农行杭州西溪支行已累计为113家双创企业提供融资,金额共计26.76亿元,孵化培育上市公司5家,拟上市公司4家。

  西溪支行的变化是农行浙江省分行这几年信贷结构调整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在“三农”、小微、民营等诸多领域,如何把握产业发展结构和变化,踏准经济发展节奏,让信贷精准滴灌实体经济,农行浙江省分行提供了一个良好样本。

  截至今年8月末,农行浙江省分行新增各项贷款1269亿元,总量达到10332亿元。

  信贷结构的调整首先是理念的变化。“把信贷客户结构调整过来,银行要改变原来传统的模式,要跟上企业创新的步伐。在未来科技城这个区域内的企业成长性非常强,可能三五年时间就具备上市的规模和能力了,银行不能以传统眼光看这些科创型企业。”包国宏表示。

  包国宏对外表示,对于银行来说,企业的经营现金流是第一还款来源,抵押担保是第二还款来源,如果企业处于亏损之中,通常而言无法以纯信用的方式授信,科技型企业往往缺乏可抵押物,而其成长又很快,如果银行仍局限于过去的条条框框中,极有可能错失企业发展的红利,因此银行需要创新授信模式。

  “现在我们加大对科技型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去年科技型企业累计发放了128亿贷款。这一类企业跟传统制造业完全是两码事,没有机器厂房,资产也没有,真正的资产可能就是几台电脑,所以银行放贷要从过去看资产,到现在变成看科技水平,看人员。”农行浙江省分行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胡永忠对外表示。

  在创新授信模式,加大对科技型企业支持力度上,农行嘉兴科技支行做出了许多有益探索。对于初创期新建企业,农行嘉兴科技支行通过“专利贷”将科技型企业知识产权资本化,通过“股权质押贷款”将企业原始资本转变为资金继续支持企业发展,通过科研地产按揭解决科技企业科研、办公场地需求,通过股东担保贷缓解科技型企业担保难问题。

  城市在大力发展科技型、新经济企业,村镇也在经历新旧动能的转换,银行信贷投放方向随之而动。当前,我国正大力推进乡村振兴建设,《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农村基础设施条件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显著改善,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扎实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初步建立等发展目标。

  “服务‘三农’一定要踏准县域经济和农村经济节拍去做信贷业务,国家‘三农’发展导向在哪里,信贷支持方向就在哪里,‘三农’群体相比城市客户资质相对偏弱,银行信贷业务需要做到商业可持续,要把握风险,要寻找农村经济发展和信贷的结合点。”农行浙江省分行三农对公业务部总经理姜晖表示。

  针对乡村改造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农行浙江省分行推出“美丽乡村贷”,以单户最高3000万元、中期流贷的形式,解决了美丽乡村建设主体层级低,政策手续简单,资金需求短、小、频、急的问题,大力支持农地整治、农房改造、农污处理、古村落保护等新农村建设项目,目前已覆盖210个乡镇、发放贷款145亿元。“美丽乡村建设好了后续就会有流量,有现金流。”姜晖说道。

  除了美丽乡村建设,城乡融合发展也是也是信贷业务的着力点。姜晖指出,县域“三农”的特点是多业态融合,产业聚集,既有农业开发,围绕农业开发还有旅游开发、商业配套。基于此,农行浙江省分行推出了“特色小镇贷”,支持美丽城镇建设。

  “县域‘三农’是蓝海市场,潜力和增速会非常大,我们去做这些业务,既是履行社会责任,也是未来发展方向。”姜晖表示。

  截至今年8月末,农行浙江省分行新增各项贷款1269亿元总量达到10332亿元。其中民营企业贷款余额2614亿元,比年初增加333亿元;新增银监口径普惠金融领域贷款379亿元、余额1279亿元,新增央行口径普惠金融领域贷款540亿元、余额2050亿元,两个口径的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增量、总量居全国农行系统和四行“双第一”;围绕浙江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和新经济培育,今年前8个月新增战略新兴产业贷款259亿元;8月末战略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贷款余额2132亿元,比年初增加259亿元。

  在调整信贷结构的过程中,理念转变之外,还有一些切实的障碍需要解决。例如,在民营和小微领域,企业自身存在的财务不规范、信息不透明等问题,是长久以来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之一。

  痛点如何破解?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曾指出,因为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数量大、面很广,所以怎样运用现代的信息技术是很重要的。商业银行怎样提高客户获取能力、风险评估能力投放效率是个技术性的问题,还需要在这些方面做些改善、探索,使基层行和基层的员工会“贷”。

  浙江省大数据建设走在全国前列。农行浙江省分行找到了数据这个抓手,推出了“小微网贷”等业务,通过与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小微企业云平台·信用宝”两大产品系统直连对接,共享信用数据,让小微企业的“无形信用”变成“有形资产”,破解了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的痛点。

  据了解,“小微企业云平台”,是面向小微企业构建的数据集中、交换、展示、服务平台,核心功能“信用宝”依托大数据,从全省180余万户企业中根据工商及其他部门数据,以百分制计分方式体现企业的信用评价分值。通过线上直连企业经营管理与财务管理系统、政府公共数据系统和行内业务管理系统,“小微网贷”从线上抓取企业财务、结算、税收、资产、信用等大数据,并运用大数据分析模型进行信用评测,为贷款在线上发放提供有效依据。

  “通过小微网贷可以批量化精准服务客户。我们做了之后发现原来这些小微企业有49%没有在任何金融机构贷过款,他们的征信没有任何金融机构的记录。”胡永忠表示。

  小微企业和“三农”群体都是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与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相比,“三农”群体可获得的金融服务更加匮乏。一方面,征信数据的缺失,让金融服务难以触达广阔的农村人群,另一方面,农村人群普遍金融能力较弱,让农村金融的推进面临阻碍。

  “我们现在在进行数字乡村建设,主动到乡里去,到村里去做调查,依托村两委的力量,摸清村里的情况,建立信用数据库,做预授信,提高农民的信贷获得率。”姜晖向记者表示,与此同时,“针对农村缺少懂金融的干部,连续六年每年下派300名干部,专职挂靠乡政府,帮政府做招商引资,宣讲农村金融知识,同时也延伸银行的服务触角,对接需求。”

  据悉,农行浙江省分行以整村推进为主路径,构建了农民生产、供销、消费大数据,创建了以“惠农e贷”为核心的农村金融互联网平台,到2019年8末,新增投放“惠农e贷”146亿元,总量超359亿元,惠及农户超14万户。

  一方面是要调整过去信贷结构中不合理的地方,另一方面在加大对新领域的支持时,又要避免“大水漫灌”,让资金流向真正需要的地方,在新一轮信贷投放过程中,如何把控风险,让信贷资源精准滴灌,考验着银行的智慧和能力。

  2012年左右,浙江曾经历过一轮不良风险大爆发,由于企业之间互保、联保盛行,单个企业的风险通过担保链迅速扩散。“12年不良开始暴露的时候是以小微企业为主,面比较广,点比较散,后来不良的产生转向了一些大的企业。”农行浙江省分行信用管理部副总经理庞立凡指出,当前,受去杠杆等内外部环境影响,原来一些实力还比较强的企业开始爆雷。

  “三个过度,是不良发生的根源。”庞立凡表示,从过去的不良风险中,农行浙江省分行得出了一些经验教训,“三个过度”一是指过度融资,企业杠杆加得太多,二是过度投资,战线拉得太长资金链容易紧张,三就是过度担保,为别人担保需要代偿,很多原本自身经营还可以的企业死在担保链融资上。

  “这些经验教训在新一轮的投放当中一定会考虑,不至于二次摔倒。”庞立凡说道,“我们现在在搞联合授信,目的就是控制企业的总的授信量和多头融资。”

  面对2012年开始爆发的风险局面,农行浙江省分行通过扩户提质,以及风险退出和清收处置等措施“排浊引清”,新引入客户11360户、贷款3649亿元,分别占法人客户数的67.6%、贷款总量的63.3%,退出潜在风险客户贷款259亿元,压降担保圈贷款316亿元,实现了客户“大换血”。2016年以来法人客户新增用信(包括新准入客户用信和存量客户新增用信)累计不良发生率0.12%,平均每年仅0.04%。

  在信贷投放过程中,防止信贷资金空转,确保资源精准滴灌,始终贯穿在农行浙江省分行的信贷链条之中。“在客户准入方面,我们有一套机制,根据企业真实经营状况,确定授信额度用信额度;在放款环节,我们成立了一个放款中心,专门执行贷款的具体投放,加强资金监管;企业用信之后,加强贷后监管,对企业账户、企业经营状况、资金回笼情况进行监管。”

  而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农行实行差异化的不良贷款容忍度,适当放宽小微企业专营机构新增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容忍度。“对于小微企业一定要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风控方式,原来线下调查的一些信息是不透明的,现在在线上能够看到更真实的数据。但银行依然要上门及时把握企业动向。”胡永忠对外强调。

  与此同时,为提高小微企业风险“抵抗力”,农行浙江省分行与多地政府合作,引入多方资金,以增信模式为企业“分险”。如与政府联合成立风险补偿基金、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等,以不大于基金的10倍放大信贷杠杆,给予小微企业融资支持,目前已在杭州、温州、嘉兴等5个地区落地风险池7个,合作规模超80亿元;针对浙江省构建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的发展机遇,农行与省担保集团和7家市级担保机构合作,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担保,目前合作规模达到50多亿元。

  对出现经营风险的民营企业,农行浙江省分行坚持精准施策,综合运用债委会、续贷展期、调整承贷主体等,帮助企业以时间换空间,渡过发展难关。2015年以来,农行浙江省分行累计为1100家企业实施风险化解,涉及贷款金额近500亿元,七成以上已经实现持续正常经营。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比特币大跌数百位超级散户“失眠” 10倍杠杆以上投资者最高损失7000万

  1150亿大动作!财政部将所持农行工行股权10%划给社保基金 这才刚刚开始

  超重磅!工行、农行大动作:刚转了1200亿给社保基金!为什么要股份划转给社保?

  全球销量第一!这个芯片重要分支迎来国产爆发时刻,拐点已过,龙头再获新高支撑!

  爆款手游《熹妃传》《熹妃Q传》开发商玩友时代(FRIEND TIMES)火热开启招股,速来申购!

  医药板块突现闪崩!4 7带量采购全国扩围,报价突破地板价,医药股还要跌多少?

  奇虎360控股子公司,国内评测软件N0.1鲁大师开启港股IPO,速来申购!